白山市纪委监察委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 白山市纪检监察网 >> 廉政教育 >> 名家访谈 >> 正文

伟大复兴必然有中国话语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2/19 阅读次数:12211

 

郭建宁,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社会经济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副主任,教育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记者:清末,对于时局曾有“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说法,当时的变局中,中国是被动应对的;今日,整个世界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又面临新的变局,这次中国是积极主动的。您觉得在此次变局中,中国在思想理论发展理念方面,有哪些引人瞩目的亮点?

郭建宁:当前从国内来看,经济进入新常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任务艰巨。从国际来看,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文化安全威胁交织,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勇于实践,善于创新,形成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具体内容涉及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党建、国防、外交等方方面面,对此我们可以从治国理政和全方位外交两个方面来把握。

从治国理政来看,主要是提出与形成“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理念。基本国情新特点,当代中国新课题,人民群众新期待,决定了治国理政新方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包括了战略目标,又包括了战略举措。战略目标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这个目标的战略举措是深化改革、依法治国、从严治党。“四个全面”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的整体。“四个全面”体现了问题导向、科学思维、全局视野和战略眼光,它是坚定中国自信、立足中国实际、总结中国经验,针对中国问题提出来的,是从我国发展现实需要中人民群众的期待中得出来的,是为推动解决我国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提出来的,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治国理政方略、治国理政思路、治国理政理念的集中体现,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发展。

从全方位外交来看,主要是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推进“一带一路”。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题为《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当今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近来,习近平多次谈到“命运共同体”,其要旨就是把握人类利益和价值的通约性,寻找国与国关系的最大公约数。这一概念是对全球化认识的深化,也是对双赢战略的升华。学界普遍认为,从国与国的命运共同体,区域内命运共同体,到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超越民族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全球观,表达了中国追求和平发展的愿望,体现了中国与各国合作共赢的理念。当经济全球化让人们利益相互交融,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给了70亿人走向共同发展的可能。世界经济早已走出一国垄断,成为无法割裂的整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是为了找到利益支点,以共同发展让更多人共享美好未来。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是一项重大国家发展战略和复杂的系统工程,自提出后就引起了方方面面的关注和热议。“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沿线各国创造需求和就业,推动世界经济整体复苏。目前,“一带一路”势头已经形成,前景看好。推进“一带一路”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承载沿线各国人民共同繁荣的梦想,为地区经济乃至世界经济提供新的发展引擎,但是“一带一路”的推进不可能一帆风顺,会有许多风险和挑战,对此也必须有充分的估计和准备。推进“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体现的是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提供经济发展新动力和新的增长点,将助推亚欧大陆经济一体化,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记者:复兴的道路绝非一帆风顺,不仅要经略好内政外交国防等,还要着力提升软实力,增强话语权,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郭建宁:软实力的概念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提出来的。他认为综合国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两个部分,其中经济、军事、科技是硬实力,政治、文化、外交则是软实力。布热津斯基讲大国崛起有四个标志,第一是经济发达,第二是军事强大,第三是科技领先,第四是文化具有吸引力。这里前三个是硬实力,第四个就是文化软实力。

硬实力是强制力,靠强制起作用,软实力是吸引力,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同化的力量和感化的作用,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软实力的最高境界。外在表现就是话语权。

话语权问题,是当前理论研究的前沿问题。30多年的改革发展,中国的经济崛起和经济奇迹令人瞩目,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极大提升。如何把经济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相协调,使经济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相辅相成,如何把中国道路和中国话语相结合,使发展优势转化为话语优势,是摆在我们面前重要而紧迫的课题。

话语权的具体层次和表现大致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是是否有话语,如果是不发声,不说话,即“失语”。二是话语是否有人听,有没有人愿意听、是否听得懂。三是话语能否交流,是对话而不是自说自话。四是话语是否有影响力,能不能有共振共鸣。五是话语是否有优势,别人愿意接受,成为广泛共识。要摆脱前两个层次,不能只是听众,没有发言;也不能只是发言,没有听众。着力加强第三第四层次,努力实现第五层次。

话语体系的问题,说到底是精神独立性、文化主体性和理论原创性的问题。所谓精神独立性就是不依傍别人,所谓文化主体性就是以我为主,所谓理论原创性就是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理论创造。这里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创造力的问题,最大的贫乏是思想贫乏和理论贫乏,五中全会把创新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首,确实是抓住了根本和要害。从学术话语来看,这些年讲的全球化、知识经济、软实力、包容性增长、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文化产业等,是国外学者先提出的。从学术理论来看,这些年萨特、弗洛伊德、尼采的哲学,韦伯的社会学,汤因比的历史学,托夫勒的未来学,亨廷顿的政治学,约瑟夫·奈的软实力,罗尔斯的正义论,还有德里达、海德格尔的学术观点,都在中国学界有不小的影响。从教材来看,这些年我们的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用了多少西方的教材。当然这些概念、理论、教材对我们开阔视野,加强交流具有重要的思想价值和借鉴作用,今后还要继续开放扩大交流。但是如何以我为主,如何把中国经验上升为中国理论,如何致力于用中国的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解读中国实践、中国道路,提出理论联系实际的、科学的、开放融通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就显得尤为重要和突出了。我们不能走自己的路说别人的话,要提升话语的创造力;不能自说自话,要提升话语的传播力;不能说大话空话套话,要提升话语的公信力;也要好好说话,提升话语的亲和力。

坚持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立足中国实践升华中国理论;坚持用中国理论回答中国问题,用中国话语解读中国道路;坚持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实践,用新的实践丰富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共同担当和崇高使命,为此就要努力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加强“中”“西”“马”的交流对话。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和中国文化、西方文化都有自己的受众群和话语体系、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虽然大家都重视对话,但是实质性的沟通进展还不大,许多问题都还有待深入。关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未来走向,张岱年先生曾提出“综合创新论”。21世纪的中国哲学应当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西方现代哲学、中国传统哲学的和谐统一,综合创新,即经过“同情的了解”,进行平等的交流与对话,最终实现符合时代的创造性转化。这个方向是对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具体操作并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理念和思路上。

二是克服选题的边缘化、话语的西方化、研究的经院化、内容的小众化。注重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学术性,是十分重要和必要的,但是现在的一些研究和论文,有的过分咬文嚼字,成了文字游戏;有的随意生造概念,使人不知所云。说穿了,就是“自我放逐”和“自我边缘化”。一些问题看起来争得很热闹,但是在极小的圈子里进行,充其量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暴”,对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没有什么作用和影响,与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本性和批判精神格格不入。

三是提升学术含量,防止低水平重复。话语体系是学术性与现实性,学术视角与现实关注的统一。这就尤其需要理论创新,特别是防止低水平重复。现在的课题、项目、工程、论坛很多,论文、著作、奖项更是不计其数,但是却多见横向挪移,鲜见纵向提升,低水平重复的现象相当严重。增强学术含量,提升学术品位,克服低水平重复,是构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必须解决的问题,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记者:我们知道,中国的道路是一步一步、甚至是浴血淬火走过来的,您怎么看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与打造中国话语体系的关系?

郭建宁:首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是打造中国话语体系的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时代特征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古老的中国焕发出勃勃生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凝聚党心民心,增强信心的精神纽带和精神支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代表了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中国人民的共同理想,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意愿。离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打造中国话语体系就失去了实践基础。

其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是打造中国话语体系的来源。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尊重群众实践创造,尊重群众首创精神,并善于理论概括、总结和提升。二是学者要致力于用中国的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解读中国实践、中国道路,提出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

再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是打造中国话语体系的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就举世瞩目,但是在发展中也面临许多突出的矛盾与问题,有许多风险与挑战。发展是硬道理,发展的感召力决定话语的影响力。为此,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发展依靠人民,发展为了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人民有更多的获得感。面对新形势新挑战,坚持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键是在新的起点上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坚持与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持与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保持蓬勃发展的生机与活力

最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迫切要求与之相适应的中国话语体系。如何在学习借鉴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上,用中国的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解读中国实践、中国道路,不断概括出理论联系实际的、科学的、开放融通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打造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是理论界和学术界面临的重大而紧迫的时代课题,需要理论界学术界长期的扎实的不懈努力。

那么,如何构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呢,以下几个方面尤为重要:

一是立足时代前沿。当代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始终是和世界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始终与人类文明进步紧密联系在一起,要立足时代前沿,顺应时代潮流,紧扣时代脉搏,把握时代特征,体现时代要求,回答时代课题,应对时代挑战。

二是关注重大现实。现在有一种不正确的认识,好像一关注现实,学术性就淡化了;一强调学术,现实性就不强了。其实不是。大家想一想,罗尔斯的正义论、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约瑟夫·奈的文化软实力理论,既是重大理论,也关注了重大现实,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们的理论研究一定要关注现实,这是马克思主义实践的革命的批判的本质决定的。

三是强化问题意识。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必须直面中国问题,以问题为中心。当代中国和世界的变化、变革、变动,世界各种思想文化的交流、交融、交锋,人们价值观的多元、多样、多变,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向我们提出了新课题、新挑战。一定要拓展研究视野,强化问题意识,才能更好地应对新形势,把握新变化,做出新判断,提出新思想,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把握主动权,为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理论支持。

四是注重理论创新。发展与创新,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要求。马克思主义绝不是僵死的教条,它要在实践中不断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在新的条件下推进马克思主义发展创新,必须继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必须具有世界的眼光,开放的意识,宽容的精神,平和的心态,维护学术自由,提倡学术争鸣,在探索与争鸣中,推进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以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回答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为改革开放提供体现时代性、把握规律性、富于创造性的理论指导,发展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刘同华 编辑:赵秀波)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国共产党白山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白山市监察委员会


规划设计:白山市纪委宣传部 内容保障:白山市纪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孝德网络工作室


地址:白山市浑江区北安大街3000号 邮政编码:134300 备案编号:吉ICP备13002921号

阳朔县 | 灵武市 | 丰都县 | 龙海市 | 修武县 | 屏东市 | 南和县 | 赣榆县 | 鹿泉市 | 静宁县 | 防城港市 | 大厂 | 从化市 | 竹北市 | 阿尔山市 | 建平县 | 博兴县 | 平远县 | 潼南县 | 修文县 | 寿光市 | 法库县 | 盐亭县 | 永济市 | 岑溪市 | 黄陵县 | 罗城 | 天峨县 | 会理县 | 盐边县 | 崇仁县 | 壶关县 | 高陵县 | 衡阳市 | 崇明县 | 工布江达县 | 正宁县 | 左权县 | 镇赉县 | 泾川县 | 五大连池市 | 泸州市 | 蓬安县 | 揭东县 | 青川县 | 永康市 | 阜新 | 东光县 | 西林县 | 深泽县 | 武宁县 | 兴宁市 | 石首市 | 宁远县 | 聊城市 | 宁化县 | 北安市 | 花莲县 | 茶陵县 | 乌鲁木齐市 | 桓仁 | 白水县 | 安平县 | 盱眙县 | 安福县 | 利津县 | 齐齐哈尔市 | 永顺县 | 盖州市 | 靖边县 | 滁州市 | SHOW | 邯郸市 | 鄱阳县 | 宣威市 | 健康 | 镇雄县 | 深泽县 | 康乐县 | 珠海市 | 武汉市 | 新沂市 | 旺苍县 | 容城县 | 岳池县 | 东海县 | 巩义市 | 什邡市 | 开平市 | 原阳县 | 瑞昌市 | 中牟县 | 大同市 | 宁蒗 | 镶黄旗 | 临清市 | 富阳市 | 红桥区 | 聂荣县 |